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电子竞技

“老爸圣诞节行动”,让这个美军战俘成为百万

2018-12-29 10:27开户送美金贵金属编辑:admin人气:


他是史上独一无二的战俘,美联社战地摄影记者弗兰克·诺尔。

被俘时,这位美国老哥都45岁了,他在二战中因拍摄一个被鱼雷袭击后的幸存者的照片曾获得普利策奖。听说联合国军在朝鲜半岛大举北进,就自告奋勇随军采访。美国大兵们看他有点年纪,送他一个外号——“老爸”。

1950年11月28日这天,“老爸”开着美联社专门给他配的军用吉普车,身穿上尉军服,腰挂左轮手枪,胸前是一部德制名牌相机,车头上架着机枪,助手座上是他那头爱犬,随着美军陆战一师,向北开去。想想当时那个场面,那叫一个风光啊!

“老爸”开着车,就跟到北朝鲜旅游似的,欣赏着冬日的长津湖风光,心里想:几天后,等老子到了鸭绿江边,就插上一面美国国旗,让他们给我照张相,发给美联社,标题就叫:全世界第一个到达鸭绿江边的记者。TMD老子就该再拿一个普利策奖名扬全球啦!

“老爸”还没想完,枪响了。只见中国人从四面八方冲上来,美军陆战一师的队伍立马就乱了。“老爸”也赶紧跳下车逃跑,可是左冲右突,到处都被中国人给挡回来。“老爸”看这回是逃不掉了,心一狠,把他的爱犬一推:你快跑吧!

爱犬跑了,“老爸”却当了志愿军的战俘。

(美军被俘场面)

不过“老爸”没有惊慌——我是记者我怕谁!

“老爸”被志愿军押到战俘营,看到了“联合国军”大集合,美国人、英国人、土耳其人等等,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登记。

排到“老爸”了,“老爸”神态自若地填完表,从怀里掏出一个记者证,往桌子上一扔:先生,我是记者,根据国际公约,你们该放我走了!

“老爸”没想到,桌子后面那位好像还不到20岁的中国娃娃军官神态自如地,操着标准的英语对他说:不对,你是美军军官。

“老爸”急了:我不是军官,我是记者!我的职业就是拍拍球类比赛,女人大腿什么的。

娃娃军官说:你到战场上拍球赛,在海军陆战队里拍女人大腿?没听说过。

“老爸”气急,一拍桌子:发克!我要控告你们中国人劫持美国记者!

娃娃军官也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他:你以为还是八国联军那会儿呀?老子们就抓你了!你穿着上尉军服,腰里别着手枪,开着军用吉普车,车上架着机枪,你不是军人谁是军人?

“老爸”一看娃娃军官这阵势,软了。

(志愿军战俘营中的“联合国军”战俘)

“老爸”换上战俘服(跟志愿军穿的那种差不多),倒在战俘营的铺位上,肠子都悔青啦。TMD麦克阿瑟,TMD那啥战略咨询机构,TMD都说中国人不会来,TMD的都说中国人打不过美国人,TMD还说到鸭绿江边过圣诞节!发克!这下还真来啦(战俘营就在鸭绿江边,朝鲜一侧),这下完啦,中国人至少得关我10年8年的,TMD你说老子冤不冤那!

从此,“老爸”就很消极,没精打采的在战俘营里混日子,常常靠在墙根下晒太阳,看着年轻的战俘打球什么的。您要是不注意,还以为那是一个从农村参军的老炊事班长呢。

对于“老爸”来说,再也没有什么事能引起他的兴趣,混吃等死喽。

(鸭绿江边的志愿军碧潼战俘营)

这天,“老爸”又在墙根下蹲着晒太阳,突然有样东西使他眼前一亮:莱卡相机!他的莱卡相机!

老爸看见,他在战场上扔掉的莱卡相机挂在那个志愿军娃娃军官的脖子上。这娃娃军官正用莱卡相机给打球的战俘们拍照,那叫一个臭!一看就是外行,逆着光就拍!这不是糟蹋好东西吗?!“老爸”一急,身不由己地就站起来迎上去了。

“老爸”抓住娃娃军官:不对!这样不对!

娃娃军官回头看他,把“老爸”吓一跟头,心想糟糕,肯定又得跟我急!

没想到,娃娃军官却把相机递给他:那你教教我?

“老爸”也不谦虚,抓过相机就拍,不一会儿就围上来一大堆老美,都要“老爸”给拍一张寄回家报个平安。

从那以后,“老爸”就当上了志愿军战俘营宣传科的编外摄影师。

(左边这位就是“老爸”)

从此“老爸”来了精神,每天忙忙碌碌,拍啊,洗啊,冲啊,把那点烦心的事都给忘了,“老爸”也由此成为战俘营中最受欢迎的人之一(不是最可爱的人,最可爱的人是志愿军)。

不过,这时候“老爸”还不知道,干这个后来让他发了大财。

“老爸”忙忙碌碌,不觉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交战双方开始了板门店谈判。当然,重要议题之一就是战俘问题。联合国军方面,把志愿军抓了美联社记者作为一个重要问题,非要中朝方“交待”,咱们这边打死也不承认,僵在那儿。老美就展开了“地下调查”。

在板门店,来了许多的各国记者,对面也派了记者过来。他遇到了解放前的一位同事,原来是个地下党员,那时两人同在一家报馆工作。见了面,两人不免在一起叙叙旧。他就私底下问以前同事:你们抓了个美联社记者吗?

咱们这位马大哈记者赶紧否认,说是没抓美联社记者,那个叫“老爸”是个美国军官,还是上尉呢!

对面着哥们一回去就找美国人邀功去了。美国人于是在谈判桌上要求将老爸还给他们。这事叫李克农知道了,不禁大为光火,当下就把那记者给送回国了。

(志愿军战俘营中的美军黑人战俘)

那边,美联社东京分社的弟兄们听说“老爸”没死,在中国人手里,不禁大大地松了口气。正巧1951年的圣诞节就要到来,“老爸”在美联社的几位同事就商量着要给他们的“诺尔老爸”送点节日礼物。有人提议送罐头食品,有人主张送香烟,有人熟知诺尔爱喝酒,认为最好送瓶威士忌酒去,给他暖暖心窝。图片编辑迈克斯·迪斯福是诺尔的业务搭档,诺尔被俘前拍摄的新闻照片稿,都是由迪斯福编辑后从东京电传到纽约总社的。迪斯福开玩笑道:“哎! 要是给老爸送一架照相机去,那会怎样?! ”哥几个一听,真是天才的主意,咱们也别想办法把老爸给“捞”出来了,正愁得不到志愿军战俘营里的报道呢,留着他在那边,不就正好是个美联社的“独家报道”吗?

美联社知道,这事不能通过“联合国军”司令部的正规渠道来办,那样的话,肯定得给枪毙了。于是,他们就派专人到开城,寻找通向“老爸”的秘密渠道。

在开城,美联社的人找到了法国《人道报》记者贝却敌。贝却敌是澳大利亚人,却是澳大利亚共产党,1951年后任澳大利亚共产党《论坛报》和法国共产党《今晚报》、《人道报》驻北京记者,曾经访问过志愿军战俘营。美联社就托他跟中国人交涉,让“老爸”作为美联社特派记者,报道战俘营里的实际情况。

这事上报到志愿军政治部。政治部的人一商量,觉得是件大好事啊。你想,当时西方报道都在造谣,说是志愿军虐待战俘,害死的联合国军战俘不计其数,等等。中朝方面发出了很多图文报道,都被西方媒体以“共产党的宣传”为由不予采用,这下美联社找上门来,“老爸”又是美联社的专职记者,他的报道西方不可能不发吧?于是立即表示同意协助。

就这样,瞒着“联合国军”,在老爸和美联社东京分社之间,构成了这样一条“志愿军战俘营独家报道”地下热线:“老爸”拍照——志愿军战俘营宣传科——开城志愿军代表团——澳大利亚记者贝却敌——美联社驻开城记者站——美联社东京分社。

美联社东京分社大喜过望,马上策划了一个报道计划。恰好圣诞节快到了,东京分社就给这次行动起名为“老爸圣诞节行动”,并通过这条“地下”交通线,给“老爸”带去了一台全新的莱卡相机和许多胶卷。

(看报的“联合国军”战俘)

“老爸”在战俘营接到美联社的报道计划和要求,差点乐晕过去:这下又可以重操旧业啦。更没想到的是,志愿军战俘营还专门给他配了两名助手,其中一名就是那个娃娃军官。而且规定,“老爸”享有报道自由,爱拍什么就拍什么。

(战俘们在游泳)

乘着战俘营欢度1951年圣诞节,“老爸”带着两名助手,跑遍了鸭绿江南岸的6所战俘营,每天早出晚归,把那些战俘们看家信的,做礼拜的,吃饭喝酒的,打球娱乐的…等等,拍了一溜够。

(战俘们在娱乐)

志愿军战俘营的圣诞晚会上,战俘们聚集在俱乐部大堂内点燃蜡烛做弥撒,还特地给志愿军俘管人员演唱圣诞歌曲,感谢志愿军的宽大。

圣诞晚餐会的菜肴丰富多彩:有牛排、鸡肉、馅饼、炸面包、苹果卷饼、色拉等,共8道菜,还有啤酒、白酒、糖果、苹果、香烟。菜谱是由战俘伙食管理委员会拟订、讨论通过,由战俘厨师烹饪制作的。志愿军俘管干部参加了战俘们的晚餐会,向他们表示良好的祝愿,让战俘们深受感动。

圣诞晚餐会上,“老爸”举起相机,将一个又一个精彩的场景摄入了镜头。他一边照相一边笑着对战俘们嚷道:“孩子们!你们尽管乐吧!我把这些令人难忘的场景记录下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要寄回美国去登报,让我们的亲人们看了,知道我们还活着,而且在志愿军战俘营活得很好。”

(战俘们在过圣诞节)

不久,一批由弗兰克·诺尔拍摄的美、英战俘在志愿军战俘营欢度圣诞以及生活活动的照片,通过地下交通线很快发给东京分社。美联社东京分社立即转发全世界,又很快被西方各种媒体所采用。于是,1952年圣诞节,美联社记者弗兰克·诺尔发自志愿军战俘营的摄影报道轰动了整个西方世界,原因很简单:美国、英国、加拿大、土耳其,几乎所有参加“联合国军”的国家的千万个家庭,在老爸发回的摄影报道中,看到了原以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或者在中国人的监狱里九死一生的亲人的笑脸,他们在中国人的战俘营里,看上去很快乐,也很健康,甚至比离开家的时候还胖了一些。如果这是红色中国发表的图片,他们是不会相信的,可这是美联社发出的摄影报道!它们的作者就是大名鼎鼎的弗兰克·诺尔!

(战俘们在娱乐)

(战俘们在看信)

(战俘营奥运会橄榄球比赛)

每次,“老爸”接到夫人的来信,看完这一段的收成,总是偷着乐得合不拢嘴,别人问他:老爸,挣多少啦?

“老爸”就说:刚够买辆52款福特的。

逼急了,“老爸”就再加上一栋海边别墅。

再问,就不吱声了。

据说,只有志愿军娃娃军官真正知道“老爸”挣了多少。

有一次,娃娃军官淡淡地说:也就玩、迷恋、倒了吧。

欧买嘎!100万美刀!那可是50年代初啊!

美国“老爸”弗兰克·诺尔,当了志愿军的战俘,没想到却名利双收。在战俘营,他说了不少志愿军的好话,还写了一篇短文,称赞志愿军的人道主义待遇。他写道:“中国人慷慨宽大,态度公正,在平时充足供应的份额之外,常供应各种食品。对各国战俘都一视同仁,对基督徒、天主教徒、穆斯林都一样。战俘们的生活待遇可以说远远超过了《日内瓦公约》规定的标准。”

(志愿军俘管人员为战俘理发)

但有一个人却非常不满意,“老爸圣诞行动”引起了“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的震怒。他立即给美方停战谈判代表团新闻发布官纳科斯准将下达命令,要求采取有效措施,限制美方记者的活动,不准美方记者“继续交结共产党记者”。

1952年2 月10日,当时兼任了巴黎《今晚报》记者的贝却敌,为这件事专门从板门店谈判区发出了一篇电讯稿。电讯稿在揭露李奇微下达“禁止联合国记者交结共产党记者”的命令后说:“上周美国通讯社和报纸发布了证明在朝鲜北部俘虏营的俘虏个个都显得健康愉快的照片之后,李奇微捏造的所谓对联军战俘施以暴行的诽谤指控便彻底破产了。甚至连美军的《星条报》也登载了这些照片。因此,李奇微总部立即莫名其妙地把这事和危害‘军事安全’与‘谈判进展’联系在一起。美国记者和通讯社不知道为什么战俘的家庭在报上看到他们快乐的儿子丈夫的照片而感到的人情的慰藉,会危害‘军事安全’与‘谈判进展’。这些家庭和编辑们对李奇微的高压手段都深感费解。”

1953年8 月,弗兰克·诺尔被遣返回国,他在志愿军的战俘营中,一共渡过了不算短暂的2年9 个月时间。他前后在战俘营中拍摄的新闻照片难以计数,为向全世界传播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战俘实行人道主义待遇的事实起了良好的作用。

本文作者:西西河的老拙,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来源:http://spxlqcx.cn

  • 本网所有作品均来自互联网共享,转载请必须注明出处,开户送美金贵金属所有。
  • 如涉及侵权内容、版权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返回首页